李永刚 诗歌——《感谢时代》-ca818亚洲城-官方网站
ca818亚洲城

文苑撷英

李永刚 诗歌——《感谢时代》

作者:李永刚     时间: 2018-11-30     点击:3122次    分享到:

感谢时代

——写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


 

1. 三爷平反了

1978年 夏天

如同渴了需要水

炎热的天气

在酝酿一场

雨和风

是在一个早饭过后

昏迷了几天的三婆

带着复杂的心事去世了

没有人知道她作为

解放初的女党员

心里有多少痛

三爷被打为叛徒的事情

似乎要被残酷的岁月

久久尘封

那块“光荣烈属”的牌子

已经被卸掉10年了

仍旧没有踪影

家族的人们

悲痛夹着遗憾

遗憾湿透了悲痛

冬天就是为孕育春天而存在

春天化蝶的梦想

总在冬天里

悄然成蛹

这一年的冬天

三爷平反了

如同一场雪

降落的不只是

满世界的洁白和神圣

是真的

真是的

消息传到村子里

家族的老少

谁不高兴

一个时代到来了

改变的何止是

一个人一个家族

和一个村庄的

表情

 

2. 我考上了大学

1979年911

十几天的淋淋秋雨

把这个日子

深深浸透在

我年少的心灵

天刚刚放晴

吃罢早饭

父亲踏着一路泥泞

去几里外的公社街道

不买什么

也不卖什么

他要去小小的邮政所

探询一个庄稼人的梦——

看有没有我的

大学录取通知书

这是一个贫穷的农家

在长长的秋雨中

一次焦急的等待

是土地对天空

一次仰望和憧憬

那天午后

邮递员送来了录取通知书

我不知道母亲是如何

在家里连一点麦面都没有

的境况下

为邮递员做了一顿

意味深长的饭菜

点点油星

凑西拼东

至今想起那场景

我都会心酸泪崩

四十年了

我的心灵深处

一直下着那场秋雨

一直放着那个录取通知书

村头枣树上圆圆的枣儿

甜了那个秋天

甜了出村的路

村头那几树红红的柿子

染亮了我

18岁的人生

 

3. 我家的麦子丰收了

父亲到单位来看我

他说土地已分到户了

回家母亲告诉我

咱家的地

分在了东埝

分在了二墎

分在了后洼

分在了老陵

母亲说

我们要好好地种

再也不要为糊住一张口

而作难

至今记得

从那时起

土地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庄稼很快乐

村庄很高兴

1986年

麦收时节

我照例回了次家

和父母一起

下地流汗

一起收割碾打

车轮欢快地伴奏

镰刀痛快地抒情

这一年

足足产了1800

第一次看着这么多麦子

我年轻的心啊

说不出有多么激动

我看到了

土地与土地

互道问候

麦子与麦子

久别重逢

镰刀与镰刀

喜出望外

汗水与汗水

落地生情

乡村无比幸福和快乐

面条和馒头

在炊烟袅袅下

尽情舞蹈和朗诵

 

4. 我买了台小彩电

1990年夏天

儿子在雨夜出生

亚运会要在北京举行

妻子积攒下不多的工资

我买回一台如意牌彩电

渴望透过荧屏

能看到我的祖国

每天的表情

高亢的《亚洲雄风》

昂扬的旋律

在大江南北流行

和许多人家一样

我们一家每天惦记着《渴望》

准时播映

惦记着主人公

刘慧芳和宋大成

母亲说慧芳和大成都是好人

好人应该有好报应

如同好年份就应该

有一个好光景

我深信母亲说的

就是真理

因为真理有时并不深奥

简单的如同公鸡打鸣

不知不觉

《好人一生平安》已不只是

一首主题歌

她感动了一个时代

成为白天对夜晚的祝福

现在对未来的叮咛

 

5. 醒目的标题把亿万人的心拨动

这是个特别的春天

咋暖还寒

河开冰融

大江南北都在迎接

一场如约而来的

春风

《东方风来满眼春》

各大报纸都刊发了

这篇特别的稿子

这是19923

春风从南边吹来

一条醒目的标题

每一个笔画

把亿万人的心

深深拨动

春风吹来

春潮奔涌

春雨丝丝

春雷咚咚

春天就是时序交替的

大好时节

种子梦想发芽

鸟儿梦想飞行

花儿梦想绽放

骏马梦想腾空

这一年

中国在改革开放的大道上

又一次跃马飞鬃

如今,想起1992

我就想起了春天

我就想起了那条标题

鲜艳的套红

我就想起了南巡谈话

那些雷霆万钧的句子

直插时空

想起那个春天

我就想起了

一个伟大的名字

邓小平

 

6. 高速公路从我们村头经过

黄河岸边的台塬上

有我惦记的家乡

黄土高原的褶皱里

有惦记我的村庄

她的名字叫合义

和小草一样

渺小本真

和庄稼一样

古老沧桑

村东头的关帝庙

早已被岁月淹没

村西头高高的土梁上

荆轲庙的古柏参天

也只留下一堆零碎的瓦砾

守着每日的残阳

我古老而乐于守成的村庄

拘谨又胆怯

和土地的孩子一样

千百年来

只忠诚土地

只钟爱庄稼

世世代代的话题

离不开男男女女

五谷杂粮

一生的苦乐

和乡间的小路一样

曲曲弯弯

爬坡过梁

世事总在翻新

终于,一件新鲜的大事

让村子里的男女老少

高兴得满心通亮——

高速公路从我们村头穿过

古老的村庄

赶上了时尚

时间可以浓缩

距离没有阻挡

祖祖辈辈

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不再是奢望

母亲和村里的老人们

总在感叹

现在的人可真能啊

不论是地下

还是天上

 

写成于20181118-19

(集团机关  李永刚

 

上一篇:张和平 国画——《秋日闲趣》 下一篇:费 涛 摄影——《冬天里的秋》